漫談區塊鏈三要素:權利歸屬、價值交換、價值共識

全球,一些改變石破天驚,一些改變靜水流深。

價值互聯網 : 萬物上鏈

價值互聯網是我對區塊鏈生態體系建立的最大一個趨勢性的期待,不單一指的是某個產業的現象,而是所有產業價值上鏈,意味著所有有價值的東西,包括貨幣、票據、股票、科技專利、數位版權、房產證等都可以在區塊鏈上實現無仲介、碎片化的價值流轉。

價值互聯網

在討論價值互聯網之前,先說說價值。

所謂的價值,有幾個要素: 權利歸屬、價值交換、價值共識

價值體系建立首先要確立的是權利的歸屬,也就是資產證明。區塊鏈利用公私密鑰密碼學技術,確保了資產的私密性及唯一擁有性,演算法上是可以證明權利。其次,區塊鏈透過分散式帳本鏈上存儲,資產所有權可以長期存在,鏈上節點所有人的見證也證明了資產歸屬性的長期存在。

而就價值交換來說基本上也是應用了分散式帳本密碼學簽名認證的方式,所有者通過提供簽名驗證才能釋放自己的資產,轉移給另外的人。且一個交易的確認,也是需要大多數的確認和共識,並且記錄在案,不能更改。所有的歷史交易所有人隨時可以查詢。

權利的歸屬建立了資產的確權,價值交換則建立了資產流動性,而最重要的則是如何建立價值的共識。共識,是一群人在特定歷史時期,對於特定議題或者特定問題的一致意見。價值的共識能使一群人認同資產的價值本質、成長、單位數量。目前區塊鏈群雄並起,眾幣林立,真正能得到圈內人價值共識的加密資產也為數不多,更何況是圈外廣大投資人、消費者。因此我們認為區塊鏈生態系升級成真正價值互聯網最大的痛點就是,如何擴展價值共識,也就是信任問題。

價值共識也推動了監管腳步,目前監管的一個最大問題是,我們對區塊鏈並無共識,我們遲遲無法定義我們所承認區塊鏈的價值到底是交易媒介、價值儲存、投機工具還是內在權益? 其實都是,也都不是,法律的角度是想把區塊鏈歸類的一個現有的體系分類方便監管,但也許區塊鏈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分類,我們相信一旦區塊鏈圈子開始穩定往技術進步、應用的方向前進後,監管也會開始出現從根部紮起的規劃,創造對區塊鏈價值共識清楚明瞭的定義及規範。

數據的重要性

價值互聯網與上一世代資訊互聯網的最大區別在於資料的確認和量價,也就是將數據、資訊、專利、權證化為資產的最大關鍵。雖然未來區塊鏈將會滲透式融入各個產業,但產業技術升級需要海量的數據作為支撐,而傳統互聯網之所以不宜做價值互聯網的載體,主要源自於幾個大的方面的問題,易產生資料孤島、中心化資料庫的維護成本比較高,產生資料壟斷以及容易受到分散式的拒絕服務攻擊,還有更重要的是,價值互聯網的核心就是創作者、消費者及投資者三位一體,傳統互聯網的資料提供者卻失去屬於他們一部份的利益,而區塊鏈恰好能解決這個問題。

回到產業,無論是雲端計算、物聯網或是人工智慧,甚至數位身份及 DeFi,每個產業都需要可觀測的真實數據,區塊鏈分散式帳本可以確實記錄數據權利歸屬,進一步運用側鏈或狀態通道來增加資料及資產的交易速度。利用區塊鏈帶來的海量資料庫儲存、計算甚至式安全隱私性,產業區塊鏈才能真正的建立起生態。

信任問題

「信任」 這個詞可以說是最難卻也是最有價值的一件事情,例銀行的信用貸款就是一種把對你的信任,透過可衡量的方式來給予貸款讓你運用; 大家使用支付寶、微信,也是因為信任這個仲介機構,願意用他們支付,願意承認他們的價值。但 Bruce Schneider 在 Wired 發表了一篇「There’s No Good Reason to Trust Blockchain Technology」,質疑區塊鏈的節點驗證不代表信任,且懷疑信任問題是不是真的需要被解決。

先不說節點驗證是不是代表信任,就信任問題是不是要被解決這件事來看,從古到今都存在。信任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我與你「意圖產生交易行為」,因此產生了「需要建立信任」的問題,這時意圖交易的雙方就必須尋找適當的工具或方法來建立彼此的信任,並也必須維護這信任。現今的交易場景,除了協力廠商仲介機構或政府來確認交易結果、條件觸發等等過程,我們還需要確認協力廠商仲介機構或政府的可信任度,再透過更多的查證及稽核來確定流程可信度,更不用說時常發生的尋租行為。

壟斷與僵化

世界最大的仲介機構,也就是金融機構,我們發現也開始逐漸動起來。作為信任成本最高的機構,發現區塊鏈技術有潛力讓他們流程簡化,成本降低,效率增加,但也僅僅是這樣而已,將區塊鏈融入現有流程的確是過去到現在的主流產業趨勢用途,但區塊鏈在不久的將來建立的不只是改善流程,而是整個仲介消滅化。我們設想區塊鏈能在一日顛覆舊有的世界,先被改造的會是什麼? 身份信用、傳輸(匯款)、儲存(存款)、借貸、交易、風險管理、稽核財稅,也就是說整個銀行功能幾乎都會被改造,難道這是我們熟悉的現有銀行業務的末路嗎? 常常我們說,壟斷一個時代的公司,將會在下一個時代被淘汰,為什麼銀行沒有推出支付寶?或者,為什麼 Visa 沒有創造出 PayPal?媒體巨頭為什麼沒有推出推特? 租車公司原本應該可以推出 Uber,既有的框架限制住多數人,而區塊鏈技術這股無法阻擋的力量,迅速來到傳統金融的基礎建設,是共榮共長還是玉石俱焚。就像之前互聯網時代的企業消長,區塊鏈也會同樣的去淘汰並創造出贏家和輸家。

結語

引述美國著名經濟學家 George Gilder 的話:“ 區塊鏈及其衍生產品的新架構才是人類的未來之所在。價值互聯網迭代資訊互聯網,這將引發經濟和世界體系的巨大轉變。”

綜觀歷史,工業革命沉寂了一百年爆發,互聯網革命則是花了 40 年,而目前區塊鏈才僅僅出世了 13 年,其實時間為時尚早,無論是技術、應用或適應都需要長時間的累積,如何找到生態應用方式將這個鴻溝填補,絕對是區塊鏈產業最大的課題。從底層使用者推廣開始,慢慢讓消費者接觸。雖然我們每個人都著急希望區塊鏈真正的爆發趕快到,但從歷史洪流的角度,我們只需靜下心,隨著時間累積技術、熱度及最重要的宏觀想法,我們相信這天絕對不遠。